TOP
卡昂大学怎么样
新闻资讯 -> 新闻动态 -> 新闻资讯内容

千亿级市场开启 海外煤电投资向股权转变

发布时间:2019-8-2 阅读:242次
  7月23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 (以下简称绿色和平)与山西财经大学联合发布《中国海外煤电股权投资趋势与风险分析》简报。报告指出,2018年,中国以股权投?#24066;?#24335;建成的海外煤电项目首次超过工程总承包,当年建成项目的装机量达到3.5吉瓦。中国企业在海外煤电项目?#26800;?#35282;色,正逐步由工程总承包方向股权投资方转变。
  
  “未?#27425;?#24180;,中国在海外参与的煤电项目将以股权投资为主的参与方式。2019~2023年,预?#24179;?#26377;39.8吉瓦已建成、在建或规划?#26800;?#32929;权投资煤电项目陆续投入运营,另有24.1吉瓦工程总承包项目将投入运行。”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王衍接受采访时表示。
  
  王衍提醒,股权投资海外煤电项目将给中国企业和金融机构带来长期经济收益,同时也伴随着长期风险。她建议,中国企业、投资者和相关政策制定者应更客观科学地评估东道国的煤电投资环?#24120;?#21512;理规划?#31570;?#23616;海外能源项目。
  
  首超工程总承包
  
  来?#26376;?#33394;和?#38477;?#32479;计显示,过去十年,中国企业主要以工程总承包形式参与海外煤电项目。但未?#27425;?#24180;,股权投资或将成为中国海外煤电投资的主要形式。这也意味着在海外煤电市场,中国企?#21040;?#25317;有更大的决策权和收益。
  
  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起,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逐渐加快,特别是由国有企业主导、并拥有?#38469;?#20248;势的煤电行业。借助股权投资、金融支持、工程总承包和设备出口等形式,中国企业积极参与海外煤电项目建设,经历了从项目援助,到工程总承包,再到项目 “一体化”建设的发展进程。
  
  2009~2013年,中国企业以工程总承包或工程总承包带?#24335;?#30340;形式参与建成的海外煤电项目装机量逐年增长,2013年达到11.2吉瓦的峰值后,2014年起开始呈现波动下降趋势。尽管如此,中国企业在海外煤电项目?#26800;?#35282;色整体仍以承包方和建设方为主。
  
  而从2012年开始,中国开始以股权投?#24066;?#24335;参与到海外煤电项目中。数据显示,2013年之前,中国企业以股权投?#24066;?#24335;建成的海外煤电项目仅为0.4吉瓦。而2014~2018年,中国企业以股权投?#24066;?#24335;建成的海外煤电项目累计装机量达到10.4吉瓦,是前五年的26倍。与?#36865;?#26102;,中国股权投资煤电项目的装机量也在逐步超过工程承包。从2012年股权投资和工程总承包1:96的大比例差距,到2018年中国企业以股权投?#24066;?#24335;建成的项目装机量首次超过工程总承包项目,达到3.5吉瓦,中国海外煤电投资的角色正逐步由工程总承包方向股权投资方转变。
  
  报告预测,未来,股权投资的煤电项目装机量将超过工程总承包,成为中国海外煤电投资的主要形式。
  
  时间长,参与度深
  
  “相比工程总承包、设备出口等形式,股权投资要求企业从开始就要参与到项目中,与东道国各个政府部门打交道,拿到相应文件。与?#36865;?#26102;,在国内拿到发改委、商务部等主管部门审批的文件后,股权投资方还要寻?#39029;?#21253;商、设备出口商等合作伙伴。待项目投产运营后,中方企业亦不能退出,涉足的时间线更长,参与度往往更?#30001;?#20837;。”王衍说。
  
  她强调,股权投资比例的增加也意味着中国企业在海外煤电项目中有更多的投资决策主导权。公开数据显示,以华能集团、华电集团、中国能建、中国电建、中设集团、哈电集团为代表的能源央企,已在海外市场参与了大量的煤电项目,构成了目前中国海外煤电项目的投资主体。
  
  来?#26376;?#33394;和?#38477;?#32479;计显示,2009~2018年中国企业以股权投?#24066;?#24335;参与建成的海外煤电项目中,近94%位于南亚?#25237;?#21335;亚国家,装机量超过10吉瓦。而大部?#31181;?#22269;企业选择南亚?#25237;?#21335;亚国家作为股权投资市场,?#29615;?#38754;得益于南亚?#25237;?#21335;亚地区旺盛的电力需求和相对丰富的煤炭资源,另?#29615;?#38754;由于该区域是中国海外煤电项目建设最早的落脚点之一,企业对当地的投资环境更为熟悉,且投资经验更加丰富。
  
  值得一提的是,未?#27425;?#24180;除东南亚和南亚地区外,俄罗斯、土耳其、阿联酋等?#20998;?#21644;西亚国家,将成为中国煤电股权投资的新兴市场。
  
  市场风险亟待重视
  
  受政策变动、环?#31216;?#20505;?#38469;?#31561;影响,由中国企业参与的海外煤电项目可能面临被终止或被?#22411;?#30340;风险。
  
  2019年6月,由中国央企参与的非洲的拉姆燃煤电厂因为靠近自然保护区、环境影响评价?#36824;?#31185;学严谨、欠缺公众参与而被中止。4月,塞尔维亚KostolacB3燃煤电厂和希腊Meliti-II燃煤电厂因高碳排而在当地面临较大质疑,可能导致工期延误或项目取消。前者由中国企业提供了融资和EPC建设,后者有中国央企参与了项目股权投资。
  
  据悉,中国企业参与股权投资的煤电项目主要集中在南亚?#25237;?#21335;亚的欠发达国家。除警惕东道国能源规划和电力政策存在变化的风险外,能源转型与电力市场产能过剩的风险亦不容忽视。
  
  “燃煤电厂的投资风险日趋显著,中国作为全球燃煤电厂的主要投资和融资方,急需完善和落实风险识别和控?#21697;?#26696;,充分评估海外煤电项目的长期风险,更稳健地参与海外煤电项目投资。”山西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师康旭华提醒。
  
  据绿色和平测算,2009~2023年中国以股权投?#24066;?#24335;建成或拟建成的50.6吉瓦海外煤电项目,总投资额将超过1800亿元人民币,千亿 “蓝海”市场已然开启。然而,随着中国企业参与海外煤电项目的程度?#30001;睿?#19968;旦忽?#30001;?#36848;风险,不仅将影响参与项目建设和运营的中方企业,还会波及参与股权投资的企业、提供贷款和融资的银行及提供海外投资保险与出口信用险的保险公司等多个中方参与主体,压缩项目投资回报和延误贷款偿还。

武运产品分类

传输机系列 带式输送机 TD75型通用带式输送机 DTII型、DTII(A)固定式带式输送机 DJ型、DJII型大倾角挡边输送机 移动式带式输送机 螺旋输送机 输送机主要配件展示 TD75型通用带式输送机部件 DTⅡ型固定式带式输送机部件 电动滚筒系列 YD(TDY75)型油冷式电动滚筒 YZ 型油浸式电动滚筒 BYD、BYDN型摆线针轮油冷式电动滚筒 WD(II)系列外装式减速滚筒 WD型外装式电动滚筒 DY-1型油冷式电动滚筒 电动滚筒的选用注意事项 电动滚筒的使用与维修 减速机系列 摆线针轮减速机(双级) 单级摆线针轮减速机
伊维恩vs 卡昂
北京pk10软件是多少 pk10人工计划 重庆时时彩杀号 必中计划破解版 472222四肖三期内必出 平码6码复试 网络pk10是不是骗局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极速28全包202000模式 快乐时时开奖记录查询结果 注册会员即送28元彩金 北京pk万能计划手机版 香港惠澤社群官方网站 北京pk10高手赌法 网页游戏源码下载 单机版多人诈金花